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
栏目: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:2020-05-04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)

文/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

五一节,大部分国人终于重新享受一个安心得多的小长假,而世界的疫情依然在急速增长。

进入4月以来,全球的每日新确诊数就保持在8万人的规模,以此为基数的粗病亡率也在逐步爬升。

当然,很多人对此已经漠不关心了,觉得离我们已经很遥远。

但是,在这个国际大动荡的时期,中国的疫情要想真正结束,必须以全球疫情的控制为前提。

尤其是在中国经济版图上占比相当大一块的涉外经济,更是与整体陷落的世界高度牵连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)

即使在大家都认为麻木延续的4月,全球疫情形势依然在迅速变化,很多认识不断被颠覆。

需要汇总最新的信息,才能在正确的事实判断之上,做出正确的价值判断。

而信息线索的梳理、分析、消化也相当篇幅,因此很多判断,无法在当篇之内得到完整回答。

到了这一篇,终于可以一并判断前边提出的两个重要问题:

1、新冠病毒究竟是不是“大号流感”?

2、万一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,我们怎么办?

可以说,这两个结论合在一起,就是对全球疫情的根本判断支点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)

接续只列举了主要事实、并没有做出判断的上一篇(所以标题用的是?,这个疑问号必不可少)。

新冠究竟是不是大号流感?这还有待对照、比较、分析。主要的对比参照物,自然是流感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)

重新认识流感VS新冠

现在已经可以确信,世界各国的被感染人群(已经拥有抗体)大多超过确诊量的10倍。

基数增大的结果,就是新冠的死亡率下降了一个数量级。数字看上去要舒服多了,远低于SARS,被感染了不用太恐慌。

那么,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近3个月前,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结论:新冠病毒看上去就像个“大号流感”?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5)

其实,已经有很多读者敏锐地发现——流感病亡率的计算,有没有同样考虑了可能的无症状和低病毒感染者?

流感每年冬天都要流行,就没有无症状感染者吗?只有计算口径相同,才有对比意义。

是的,上一篇并未来得及涉及到这个层次,而要留待本篇完整分析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6)

在之前的篇章里,我们已经了解到,美国也包括欧洲,对流感是有抽样检测网络的,杀伤力也很清楚。

不过流感作为冬季常见传染病,却缺乏公卫意义上的感染率详尽调查。

一般估算认为,实际上在冬天,全体人群50%~80%的身上都有流感病毒,只是看何时发作的问题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7)

例如2年前曾经热传热议过的文章《流感下的北京中年》,老岳丈大冬天在家里一定要开窗吹穿堂风,第二天就开始流涕第三天就开始发烧了,不过家人包括小孩都并未中招。

(像普通的感冒病毒更可能一年四季人人身上都有,受寒抵抗力下降就有可能发作)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8)

较为科学的实证调查,是2009年美国流感季过后,在抽查了小学生血清抗体之后,证实有60%的学生被感染过,但发病比例只有20%。

根据这些事实,就可以得出流感和新冠各自的感染-发病比例,如图所见: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9)

图表是最直观的,即使按完善之后的传染率:

从感染到重症的比例,新冠是流感的5倍;从重症到病亡,新冠是流感的4.5倍;

从感染到病亡的比例,新冠是流感的22倍;从发病到病亡,新冠更是高达43倍。

所以,尽管新冠从感染算到病亡的比例为0.65%左右,但无论按哪种基数算法,新冠的病亡率都仍远高于流感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0)

瑞典卫生局统计的年度每周死亡人数平滑理论曲线(绿色)与实际数值(紫色),冬季是波峰(每周2000人),夏季是波谷(每周1500人)

当然,流感由于感染、发病比例大,重症的绝对人数也多。

每年冬天,世界各地医院的呼吸科、乃至ICU床位都会非常紧张,乃至一床难求。而到了夏天,又重新变得空空荡荡。

流感及其引发的次生疾病,实际上也是人类一项很重要的死亡原因,一般可达每年交通事故死亡率的2倍。

俗话所说的老年人“冬天难熬”,指的主要就是冬季流感及其引发的各种次生疾病,一不小心,就熬不过去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1)

美国疾控中心(CDC)抽样统计的的呼吸道/肺炎死亡占总死亡比例

但新冠最可怕的在于,只需要1/10的感染率(尽管根据血清抗体抽样,发现这个规模已经扩大了10倍),就能在1个月内制造出比整个流感季3个月还高2倍以上的死亡。

而如果不加阻止,新冠的传染率还不会止步于5%。它的传染性,远高于SARS(一般认为不计医院里的超级传播,R0大致是1.8)。

所以,尽管新冠病亡率虽然之前比我们看到的低一个数量级,但并没有降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。

隔离还是最合理的解决办法,“群体免疫”还是大错特错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2)

“群体免疫”原本是道简单数学题

群体免疫(Herd Immunity)本来是指人或动物群体中,由于被病原体感染后康复获得抗体,或通过接种疫苗获得抗体,一个群体中对某种传染病具有免疫力的个体达到了一定比例,使得剩下其他沒有免疫力的个体,也可以获得受到保护,不被传染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3)

但这个常用描述还是太过于抽象,不便于理解。结合一下R0和概率简单计算一下,才能真正理解。

比如一种传染病的基本传播数 R0 = 2,每1位感染者平均可以传播2位易感者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4)

那么在一个免疫者比例50%的群体里,1位感染者面对的将是50%的免疫者、50%的易感者。

病原体本来可以不受阻碍地传播2个,这下就变成只能传播1个(无保护的易感者)。

这样实际有效传播数 Rt 就变成了 1。只能是线性传播,而无法再指数扩增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5)

而当免疫力比例超过50%,病原体平均就连 1 个易感者也传播不了。

这样 Rt 就小于 1,从而实现了传播链的收敛。病原体无法大面积蔓延,成为公共传染病。

当 R0 = 3,要通过群体免疫使得 Rt < 1,就需要免疫者比例 > 2/3 ≈ 67%。

当 R0 = 5,要通过群体免疫使得 Rt < 1,就需要免疫者比例 > 4/5 = 80%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6)

原来在2月份,一般认为新冠病毒的 R0 = 2.6,所以当人群免疫率超过 62%,病毒就不会继续有效传播。这样即使是没有免疫力的人,大概率也不会被传染,相当于“搭了便车”。

英国主张实行“群体免疫”,要感染 60%的人口,就是按照 R0 = 2.2~2.6 这个数值计算的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7)

但到3月份,根据武汉早期的传播追溯,传染病学家把新冠的 R0 上调到 3.8 ,这就需要人群免疫率达到 74%,才能确保病毒不会大面积传播。

现在还有的研究人员计算认为,新冠病毒R0需要调升到5.7。那么就意味着需要超过82%的人口对病毒免疫,才能阻止这个病毒的传播。

综合来看,人群中免疫者比例至少要达到75%,才能算“群体免疫”。

但这和全民都被感染,已经没啥区别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8)

世界上只有少数几个地方接近“群体免疫”

尽管检测结果已经表明,感染新冠病毒的实际人数可能超出预期十倍,但群体免疫的水平仍然很低。

即使按4000万人感染计算,在全球77亿人当中,也仅有0.5%的人获得了新冠抗体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19)

细化到各个国家,按推算的感染人数,只有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英国、法国这四个国家感染率超过了5%。其中西班牙超过8%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0)

具体到几个重疫区,根据最新的抽检人数,纽约州是15%,纽约市达到了25%,麻省波士顿地区的下层人群达到了30%~35%。

无论一种,距离“群体免疫”的门槛水平——75%还相差很远。

不过在这世界上,还是有少数几个地方,接近了“群体免疫”所要求的的抗体比例: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1)

在意大利重疫区贝尔加莫(Bergamo)省,其中有2个市镇阿尔扎诺(Alzano)和内姆布罗(Nembro),这里是全意人口损失比例最高的地区,血清抗体抽样也从这里最先开始。

伦巴第大区卫生委员会召集了2500名两地居民进行血清检验,在4月30日已出结果的1500人当中,共有900人确诊抗体阳性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2)

这就意味着当地居民的免疫比例达到了60%,已经接近了“群体免疫”的门槛水平。

而在伦巴第的另一个重疫区市镇,洛迪(Loddi)省阿达堡(Castiglione D'adda),早在3月底,在60位献血者的小样本里面就发现40名献血者抗体阳性,比例达到了67%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3)

Nembro每周因新冠死亡人数图,总计175人

但是伦巴第大区付出了沉痛的代价。如图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4)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5)

意大利疫情风暴起源中心几个市镇的每周每千人口死亡人数

通过感染获得高比例抗体,同时还不死人的,只有一个地方:

法国海军的“戴高乐”号核动力航母,在全部1767名舰员里,共有1081名舰员(61.2%)的新冠核酸测试呈阳性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6)

其中大部分人全然无感、活蹦乱跳,只有24人需要入医接受治疗,其中2人接受重症监护,迄今为止没有人死亡。

但是,这全都是因为海军舰员都属于年轻健康的群体,不可能以此推及社会总人口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7)

瑞典实现群体免疫了吗?

在英国被迫在名义上放弃“群体免疫”之后,欧洲只有2个国家处于“马照跑、舞照跳”的阶段,那就是瑞典和白俄罗斯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8)

早在3月12日,瑞典官方就已决定不再进行大规模检测,只检测已收治入院的患者;不呼吁民众戴口罩,也不实行强制社会隔离令;

边界、幼儿园、初中、小学、酒吧、餐馆、公园和商店仍保持开放,大多数政策都是建议性而非强制性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9)

面对截然不同的“宽松防疫政策”,不少追求自由的欧洲人,干脆从本国飞到瑞典生活。

瑞典抗疫“设计师”、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·特涅尔(Anders Tegnell)已宣布,瑞典尤其是首都斯德哥尔摩,将在5月份实现迎来“群体免疫”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0)

瑞典抗疫“设计师”、首席流行病学家安德斯·特涅尔

对于瑞典的“群体免疫”政策,各方均沸沸扬扬,但面对瑞典并不算太高的病亡数字,谁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只有准确反应现实的数据,以及基于数据的正确分析,才能穿透现实。同样,如图: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1)

一目了然,测算瑞典全国的感染率也不过4%,距离“群体免疫”线还差18倍。

即使在病例集中的首都斯德哥尔摩,在4月中旬的一次对100名酒吧访客的小抽样,也仅仅是11个人拥有抗体,比例11%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0)

哪怕按现在最新的数据估算——80万人的斯德哥尔摩,确诊病例占瑞典全国的近40%,估算下来真实感染比例也不过20%,还达不到纽约市的水平。

总而言之,瑞典离所谓的“群体免疫”差得太远,别吹牛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3)

“群体免疫”要死多少人?

这本来就是一道很简单的数学题:

病亡率0.65%,“群体免疫”合格线75%,就需要总人口近0.5%的死亡率。

但事实上,由于老年人口死亡率高,以及大量病例冲击医疗系统承载力,不可能有如此“理想”的“死法”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24)

纽约只达到了25%的感染比例,人口死亡率就已达到了0.22%,粗算“群免”合格线要死0.66%以上。

如老龄人口比例高的意大利小镇,感染人口比例仅达到60%的时候,当地人口死亡率就已经达到了1.5%左右。

而且这都还仅仅是局部的重疫区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5)

即使意大利、西班牙、英国、法国这些国家已经实际感染了400万人,占总人口的比例,也只不过是6%~8%而已。

如果需要达到群体免疫的75%,需要感染人数达到现在的10倍以上。

这个情况下,医疗系统就不是挤兑了,而是彻底崩溃。同时,社会秩序也完全无法维持下去。

人口是一个巨大的数字,就算感染死亡率1%、2%,群体免疫也需要付出巨大的生命代价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6)

世界各国老龄化程度曲线(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比例)

欧洲人口7.4亿,普遍老龄化程度高,按2%的死亡率算,群体免疫意味着欧洲要死亡1500万人,接近二战死亡人数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7)

同样,即使按1%的死亡率,所谓的走“群体免疫”,中国要死1400万,印度也要死1400万,美国要死330万。

全世界近78亿人口,一共要死7800万人,远远超过二战死亡人数,才能达成所谓“群体免疫”。这将是超级惨烈的人道悲剧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8)

“群体免疫”是对现代文明的践踏

当初鲍里斯主张搞“群体免疫”的时候,就是假定全英有60%~80%的人感染,病亡率为1%。

英国6600多万人口,将会有4000万~5300万人感染,死亡40~53万人。现在指标已经完成了6.26%,还要再翻十几个跟头。

原本只是学术意义的群体免疫,是2020年被黑得最惨的一个词,没有之一。请用群体感染、无为而治来指代目前欧美国家的防疫政策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39)

群体免疫的本意,是分析疫苗接种率至少要达到多少,才能真正实现社会面上的传染病遏制。

靠人人得病,实现群体免疫,代价就是几千万人的死亡。这跟向死神献祭同类的生命,没有任何区别。

否则,人类为什么还要研究疫苗呢?只要放任感染,让撑不过的都死了不就好了?

这种对待疫情最为消极的做法,就是所谓的“自然免疫”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0)

这是古代社会无奈的现实,那时人类连何为病毒都不知道,只能任由说不清道不明的瘟疫传染,感染后活下来的人,自然获得抗体。

当然,古代社会流动性差,人的活动范围很有限。因此大部分瘟疫都在局部形成,要么当地“全民免疫”,要么当地都死绝,成为“人疫”的传说。

上面提到的意大利小镇Nembro。它在1630年的一次鼠疫中死了四分之三人口,居民从2700人减少到744人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1)

古代社会无奈的“自然免疫”,结果就是白骨曝于野、千里无鸡鸣,就是死神恣意收割镰刀。

在现代社会,世界范围内的人员流动,加剧了病毒传播的速度和面积,无论是1918年还是2020年,局部疫情都能迅速扩大为全球疫情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2)

管理者放纵不管,在高度发达的21世纪搞“自然免疫”,无疑是对现代文明的公然践踏,是反人类的罪行。

但为何偏偏这么多发达的欧美国家,对这样的罪恶念头半推半就呢?这就还得后续篇章来细数了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3)

系列总结论

总而言之,本篇的结论,也是最近4~5篇系列文章的总结论:

1、新冠病毒远非“大号流感”

按各种基数计算的死亡率,都是流感威力的20~40倍。虽然是介于流感与SARS之间,总体上还是更接近SARS一点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4)

2、除了意大利几个重疫区小镇的实际感染率,接近于“群体免疫”标准线,纽约市达到了1/3,所有国家离“群体免疫”都还差得很远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5)

西欧各国总体差距在10~20倍。世界上大部分国家感染率不足0.2%,全球感染率也不到0.5%,差距超过150倍。

3、但与此同时,欧美国家都纷纷在每日新增确诊还很多的情况下,就开始放松管制,这意味着疫情长期化无法避免。短期内结束疫情已经成为不可能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6)

归根结底一句话—— “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,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,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”。

唐驳虎:欧美实现了“群体免疫”?我们怎么办?(图47)

36. 美国一半病例是无症状感染者?事实并不乐观

37. 确诊病例超20万,解读美国医疗体系另一面

38. 新冠治疗账单吓人,美国医疗是怎么变贵的?

39. 对华输出猛增,俄罗斯疫情究竟多严重?

40. 普京都差点中招,俄罗斯能对付疫情吗?

41. 比“群体免疫”还要狂,这个国家为什么敢不设防?

42. 有色人种超60%,这就是惨烈的纽约死亡真相?

43. 美国实际已感染1600万人?实现“群体免疫”?

44. 唐驳虎:欧美传来惊人消息,病毒认知再次被颠覆!

45. 全球复工都看它,抗体检测到底说了啥?

46.残酷实验最终证明,新冠就是一场大号流感?